菩萨保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菩萨,我想有钱我想把钱大把大把地花掉菩萨,我想事业有成想你随时都在我身边总之,菩萨啊我想舒服保佑我睡一个好觉吧天都快亮了虽然我没有睡意也无所谓睡不着但还有什么比睡觉更舒服
天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天太大了天一大我们就小我们使劲地喊天啊天啊的确太可怜了天那么大我们那么小其实喊了也没用天还是那么大我们还是那么小而我们越喊天越大我们越小就算我们把天装在心里不喊我们也不会大天也不会小所以我们喊不喊天都大我们都小
事情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月份天冷,喝不喝酒都冷,只有喝醉了才会搞忘冷,到二月就好一些了,三月更好。我想给前面这些话赋上象征的意味,显然,我在期待一些事情,同时又想忘记一些事情,新的一年,总有新的事情发生吧?但愿那是积极的、不再颓废的、可以回味而又无须回味的、一直延续的事情!
葬礼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他们排成队走到火焰前,用一只手遮住眼睛哭吼,他们可以不流泪,但不能不哭吼。葬 礼 我的一位远房亲戚死了,我是听朋友说的,就亲戚关系而言,这位朋友和死者更近一些。从乡下来报丧的人通知了他,他又通知其他的亲戚和朋友。就这样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从四面八方赶往死人的地方。那是在彝族年过去后不久,阳光使山顶的集雪闪闪发亮,但山下依然感觉到寒冷。 我们一行十多人转过一个山埂,看见了前面的村子。我的朋友说:开始吧。我们带来的两支步枪和两支手枪便朝着天空鸣放。村里的人听见后一看,他们会说:哦,某一路亲戚到了。远远的,我看见有一排人站在土坎前鸣枪回应。 进了村,死者家的院墙内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或围成一圈坐在干草上,或站着闲聊。我的眼睛被一道光刺了一下,那是一个妇女的耳环发
火把节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年青的姑娘一人打一把黄伞,或三五个、或两三个并排着逛街,让人想起舞台上的模特儿;火把节 布拖县被称为火把之乡,在凉山州,一年一度的火把节,数布拖最热闹,也最有特点。我第一次去布拖过火把节,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之所以提到时间,是因为如今的火把节越办越热闹,名声远扬,一切都由官方来统筹安排;而当年则完全是由民间自发组织的,仅此一点,就足以令人怀念。 我的同学日合生在布拖、长在布拖,有关布拖和布拖人的生活,我从他那里听到了不少,二十年前,我就是和他一起去的。布拖县城所在的地方,又叫布拖大坝,在一座山接一座山的凉山州,像这样的大坝并不多见。火把节那天,乡下的彝人身着盛装从四面八方云集到县城,节日的气氛非常浓烈,斗牛、斗羊、赛马、摔跤,各有各的场地,人们根据自己的喜
梦中的语言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持汉语的人和持彝语的人各说各的,连他们的手势也体现着各自的语言习惯。梦中的语言 上世纪50年代以前,凉山处于封闭状态,这一方土地能够与世隔绝,准确地说,它依靠的不是大山,而是彝语,这是一个彝语的世界。用彝语建立和维护的处世原则,包括风俗、习惯和道德标准,神圣不可侵犯。直到人民解放军进入凉山,它才向之外的世界彻底打开,而把凉山和外界联系起来的当然是汉语。我出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凉山,也就是说,我生活在两种语言并存的世界里。在学校我学的是汉语,与我同龄的很多彝族小孩是从"毛主席万岁"开始接触汉语的。我的父母说汉话至今还带着很浓的彝音,在学校、家里或者其他地方,我听到的不是彝语就是汉语,有时两种语言分别从左边和右边进入我的耳朵。我常常听见两种语言的一个提问:你说什么?这
摔跤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两个有前嫌的人遇上了,一旦言语不和,他们就用摔跤来了结恩怨,起码暂时把恩怨告一段落。 摔 跤 没有一个彝族男人不会摔跤,没有一个彝族女人不喜欢摔跤。的确,摔跤是彝族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婚礼葬礼、逢年过节、以及闲暇之时,都要举行摔跤比赛。人们围成一圈兴奋地吆喝呐喊,看场上两个摔跤手的表现,时而发出嘲笑声,时而又是一片由衷的赞叹,这是有组织的比赛。对那些精力旺盛的青年男子来说,似乎还不够,还不足以宣泄他们爆满的野性,只要有机会,他们是不会放过摔上一跤的。两个有前嫌的人遇上了,一旦言语不和,他们就用摔跤来了结恩怨,起码暂时把恩怨告一段落。 小时侯,我们那儿有一个摔跤名手,他叫子虎子(音译),当我还是个十岁左右的儿童时,他已经是青年了。我们都以他为荣,尤其是像我这
少年朱小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回去的路上,大哥笑着说:他妈的,你怎么用石头?朱小康说:我也不知道,当时就想把他搞翻。大哥说:你小子够狠,像我。少年朱小康 一九七五年的夏天,朱小康和他的同学倪林坐在火车站的铁轨上,这是成昆线上的一个小站,位于凉山境内。在闷热的天气里,风顺着铁路吹来,让人感到一阵阵凉爽。朱小康和他的同学倪林坐在铁轨上数钱,他们反复数了几遍,最后确定每人分得三十八元五角。他们都很兴奋,三十八元五角,在一九七五年的夏天,这可是相当大的数目。当时流行打零工,一到放假,几乎所有的中学生都会想方设法去找一份零工做,而大人们也总是尽量提供这种机会。当然,在一九七五年的夏天,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份零工的,很大程度上,得靠关系。朱小康和他的同学倪林这年初中毕业,在班上他们两个关系最好。倪

jml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