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摔跤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两个有前嫌的人遇上了,一旦言语不和,他们就用摔跤来了结恩怨,起码暂时把恩怨告一段落。
     

摔 跤

      没有一个彝族男人不会摔跤,没有一个彝族女人不喜欢摔跤。的确,摔跤是彝族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婚礼葬礼、逢年过节、以及闲暇之时,都要举行摔跤比赛。人们围成一圈兴奋地吆喝呐喊,看场上两个摔跤手的表现,时而发出嘲笑声,时而又是一片由衷的赞叹,这是有组织的比赛。对那些精力旺盛的青年男子来说,似乎还不够,还不足以宣泄他们爆满的野性,只要有机会,他们是不会放过摔上一跤的。两个有前嫌的人遇上了,一旦言语不和,他们就用摔跤来了结恩怨,起码暂时把恩怨告一段落。
      小时侯,我们那儿有一个摔跤名手,他叫子虎子(音译),当我还是个十岁左右的儿童时,他已经是青年了。我们都以他为荣,尤其是像我这种年龄的,"子虎子"几乎随时挂在我们的嘴上。他从小就显露出摔跤的天赋,少年成名,十八岁后,他的大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彝区。他长得高大结实,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腰,让我联想到三国时的赵子龙,当然这是我长大后的想法,我总觉得赵子龙虽然武艺超群、英雄了得,但肯定没有子虎子那么看上去更有力量。其原因也许是一个在书中、一个在现实中,一个抽象、一个直观吧。
     我记得有一年夏天,离我们那儿大约十几公里的地方,死了一个人,前来报丧的人特别提到葬礼上要举行摔跤比赛,并郑重邀请了子虎子。这还了得,我们的偶像要去参加比赛!于是我和几个伙伴也跟着去了。葬礼上尽管有酒有肉,还有许多好玩的游戏,可我们一门心思盼望着摔跤比赛尽快开始。终于比赛开始了,那是在山间的一块平地上,人们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我看见场子中央放着两根腰带,摔跤手走上去把它拣起来系在腰上,等另一个摔跤手系上另一根腰带,他们走近对方,伸出手——一只从对方的腰部,一只从肩膀上伸过去——抓紧腰带,然后弯下腰,就像两头角斗的牛,只不过相抵触的不是头,而是肩膀。
     实力悬殊的,比赛一开始,一方就被另一方举起来砸在地上;而实力相当的,但见双方或进或退,青草被踢起,在迅速移动的四只脚之间飞舞。我们都盼着子虎子上场,结果他一上去就再也没有下来,他一连摔翻了三十多个人,直到无人上场为止。毫无疑问他得了第一名,我不记得发给他的奖品是什么了,但我记得回来的路上,当我们走下一个山坡,他回头望了望说:哎哟,每走一步我都听见骨头在嘎嘎作响。我们真是崇拜他,我觉得他是古往今来最了不起的摔跤手!
      实际上崇拜他的不只是我们这些小男孩,还有那些大姑娘,我敢说她们的崇拜之情决不亚于我们。我经常从她们嘴里听到子虎子的名字,接着发出吃吃的笑声。一天,我正在逗一个大姑娘,子虎子远远地走来,我看见大姑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我真怕她立马就会晕过去。

<< 梦中的语言 / 少年朱小康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jml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