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梦中的语言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持汉语的人和持彝语的人各说各的,连他们的手势也体现着各自的语言习惯。

梦中的语言

     上世纪50年代以前,凉山处于封闭状态,这一方土地能够与世隔绝,准确地说,它依靠的不是大山,而是彝语,这是一个彝语的世界。用彝语建立和维护的处世原则,包括风俗、习惯和道德标准,神圣不可侵犯。
直到人民解放军进入凉山,它才向之外的世界彻底打开,而把凉山和外界联系起来的当然是汉语。我出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凉山,也就是说,我生活在两种语言并存的世界里。
     在学校我学的是汉语,与我同龄的很多彝族小孩是从"毛主席万岁"开始接触汉语的。我的父母说汉话至今还带着很浓的彝音,在学校、家里或者其他地方,我听到的不是彝语就是汉语,有时两种语言分别从左边和右边进入我的耳朵。我常常听见两种语言的一个提问:你说什么?这种现象大多出现在街上,尤其是出现在买卖东西的时候。持汉语的人和持彝语的人各说各的,连他们的手势也体现着各自的语言习惯。这时,只要来一个像我这样的人,一经翻译,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还有一种现象让我感到特别的有趣——
     小时候我随母亲在离县城不远的乡政府居住,旁边的那个村子住着彝汉两种民族,比例大约各占一半。在村子里,无论小孩还是大人,彝族会说汉话,汉族会说彝话。当一个汉族和一个彝族(或几个汉族和几个彝族)一起交谈时,他们会根据当时的心情和谈话的内容来决定使用哪一种语言,有时两种都用,前一句是汉语,后一句又是彝语。我总是兴趣盎然地看着汉族说彝话、看着彝族说汉话。这太有趣了,因为两个民族之间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房屋外面的结构,房屋里面的摆设;比如逢年过节的安排,接待亲友的方式;以及两种语言所规定的礼仪和道德......我是说他们穿着不同的服装,本来是用这种语言思维的,可张嘴吐出的却是另一种语言。
     他们熟练地操持着两种语言,尽管各自以一种为主。我也以一种语言为主,我是彝族,为主的却是汉语——在梦中我是用汉语思维的。这是因为,在凉山的乡下,人们以彝语为主,比乡下更远的地方,比如山上就只有彝语。而在凉山的机关,则两种语言并存,以汉语为主,以国家的政策为主。
     我以汉语为主,但不需要通常意义的"翻译"便能直接进入彝语世界。的确,就好像有一个通道,可以任意出入。我在汉语里,我又从未离开过彝语。

<< 火把节 / 摔跤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jml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